21点玩法
当前位置:主页 > 21点玩法 >

北京一公交车被撞 起火前司机打开车门乘客安全下车

时间:2018-06-04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admin

事发经由:两车相撞,起火前公交司机高守杰打开车门。除他之外,两车其余人员均疏散下车。

赵淑兰得悉丈夫失事时,间隔事发已从前近3个小时。因为事故造成居庸关路段交通拥挤,达到现场时,她只看见两辆被销毁的黑色骨架。

“刚接到电话时,还认为只是一般的交通事故,人最多受伤。”直到当初,赵淑兰都无奈接收丈夫逝世的新闻。

4月27日12点半左右,北京昌平区居庸关京藏高速辅路上,高守杰驾驶昌20路公交车和一辆京A牌照的旅游大巴车迎面相撞,后两车起火,高守杰遇难。

5月31日,昌平区交通支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,大巴司机未按照交通标线唆使行驶,同时未依照操作标准保险驾驶,造成事故产生。断定由大巴司机承当全体事变义务。

家属称,两车相撞起火前的最后关头,高守杰打开车门,全车乘客得以成功疏散下车。

乘客安全下车

作为前后车的公交司机,马师傅和高守杰已相识10多年。4月27日这天得知高守出色事,她刚回车队,就看见其他昌20路司机在路边蹲成一排。

“高师傅的伤势怎么样?”马师傅走近,给其中一名司机递烟。对方接烟的手把持不住地始终在抖,低声答复,“人没了。”

出事地点是在昌20路刚驶出站台的地位。马师傅印象中,这是一条缓坡,路比拟窄,双向车道同时被两辆大车盘踞时,行人都无路可走。“这个线路走的是山路,刚出站就需要拐弯,个别不会开快,最多50迈,怎么出事的?”她很不懂得。

目睹者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,一辆公交车与大巴车靠在一处,车身充满火苗,腾起黑色浓烟。火势被灭后,两辆车均只剩玄色框架。

家眷事后懂得到,两车相撞后,公交司机及时翻开车门,一车乘客得以平安疏散下车。也有乘客试图去辅助司机,但他被卡在驾驶座上,拉了几回都没胜利。

北京交警通报,昌平区居庸关京藏高速辅路南站村处,发生一起交通事故。郑某某驾驶游览大巴由北向南行驶至上述地点时,与高某某驾驶的由南向北行驶昌20路公交车相撞,后两车起火。起火前除高某某外,两车其余职员均分散下车。事故造成司机高某某逝世亡,司机郑某某腿部骨折,另有乘车人受不同水平皮外伤。

两车相撞时的画面,正好被过路车辆的行车记载仪拍下。车队司机们重复观看,发明旅游大巴车在行驶进程中,显明超出黄线,且在两车相撞前,大巴车未采用任何办法。

5月31日,昌平区交通支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,大巴司机未按照交通标线指导行驶,同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,造成事故发生。肯定由大巴司机承担全部事故责任。

那场大火,成为高守杰家人和共事心中永远的伤痛。看着视频中被大火包抄的车身,赵淑兰总觉得现场大众唏嘘的话语声中,搀杂着丈夫苦楚的喊叫。她几近瓦解,不敢设想丈夫最后的画面,“太疼痛了。”

“开车比走路还熟”

高守杰爱好开车。初中毕业后就开端学驾驶,期间做过出租车司机,开过长途货车,还当过驾校教练,近30年未出过任何事故,他常调侃本人,“开车比走路还要熟习。”

即使是公交车,高守杰也驾驶了10年。他的女儿高凡还记得,小时候常和同窗途经公交站牌,看着迎面而过的大车,她心中自豪着,“这是我爸开的。”

赵淑兰还留着一份昌20路的行车时光表,高守杰工作日需开满往返3趟,每趟约3个小时,半途可休息1个多小时。居庸关凑近景区,道路较窄,赶上旅游顶峰期途径拥堵时,有时早上4点起床,夜里9点多才干下班。

因为工作性质,高守杰吃饭很不法则,有时在路边买的早点,对付着当中饭吃。赵淑兰担忧丈夫的身材,每天夜里给他做好菜,装进饭盒。事发当天,她还给丈夫筹备了馒头、花卷和菜,他只吃了一半,另一半预备留做晚饭,却不曾想意外忽然来临。

在车队里,高守杰是闻名的老好人。因马师傅是车队独一的女司机,碰到提车前检讨车辆小故障,或者雨雪气象须要洗车时,高守杰总会努力帮忙。

他性情平和,从不与人红脸起抵触。马师傅回忆,高守杰老是“不笑不说话”。公交司机每天面对不同的乘客,未免会有摩擦,她却从没听高守杰提及过。“有时我们跟乘客闹不高兴,回来发怨言,他总是会帮着劝解。”

发车前的休息时间里,司机们汇聚在一起聊天,马师傅想起两人最后一次对话,是事发前几天临开车前,相互间吩咐的一句,“慢点开,留神安全。”

每天接妻子回家

事发前20分钟,高守杰还在站内休息时,和妻子通了个电话,说女儿晚上回家,他放工早点回。

高守杰和妻子很恩爱。素日里,只有开完一趟车回来,他总要跟妻子通个电话,报安全,聊点家常。每当这时,车队其余司机总会调侃他,“又和老婆打电话呢。”他笑笑,而后走出休息室持续。

因为车辆起火,赵淑兰没能见到丈夫最后一面,而他随身的手机等也被烧为灰烬。事发后,她重新申请了丈夫的微信号,在自己另一台手机上登录,坚持每天给丈夫发微信的习惯。“老公,昨晚梦见你了”,“老公,女儿上学去了,家里只有我一个人,不禁想起你。”

赵淑兰很依附丈夫。由于怕黑,在村庄里生涯,屋子厕所又隔着露天的院子,到了夜里,高守杰总会陪着她一起走过黝黑的院子。赵淑兰工作在镇里,下班晚就没了公交车,他不释怀妻子骑电动车,天天都会开车接回家。

在妻子眼中,高守杰更是手工的能手。家中多是他打造的家具,什么坏了都会修,就连屋里的衣柜,也是他拉回木板自己做的。因为喜欢养狗,他还给狗搭了个两米高的木屋。

“咱们这里是乡村大院,有时候我嫌厕所脏,不乐意去,他就买来瓷砖铺上。当时也想给水房和厨房贴上,我感到他一个人忙太辛劳,说等多少年女儿出嫁时,再好好从新规制。”

“家里的电线都是他铺的,我只是在一旁给他递线。昨天西屋灯坏了,但插销还有电,我不晓得怎么办,要是他在……”赵淑兰一遍遍反复着丈夫的好,不禁泣不成声。

她想起两人首次相识时,丈夫英俊白净的面庞,“这么多年,大家都老了,可我还认为,他真的是个很帅很好的男人。”

慈父与孝子

5月底,距高守杰去世已经一个多月。赵淑兰总靠在沙发上,抬头滑着手机,屏幕上,都是她从相册上翻拍的丈夫生前的照片。

大多是两人结婚时的照片。近些年来,两人仅有的合照,仍是2016年夏天在葫芦岛旅游时拍的。这是两人唯一的一次出门旅游,还把女儿“丢”在家中照看老人。

“父母在,不远游。”高守杰是孝子,本想等着老人百岁之后,再带着妻子和孩子去远点的城市旅游。

几年前,母亲患病住院,高守杰更换成夜班,每天清晨4点多起床,下战书5点多下班后,再赶去病院。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,他请了10多天假寸步不离。赵淑兰还记得,有天进屋,正看见丈夫蹲在床边,警惕地为母亲剪指甲。

高守杰的父亲已经90多岁,近年来,他的意识逐步含混,眼睛看不明白,有时会不认得面前的儿子,有时甚至会深夜突然倒在地。

为便利照料,夫妻俩和老人分辨住在客厅两侧。每天上班前,无论几点起床,他都会先去父亲房子,把尿桶倒了,再烧一壶热水备好。下班回来,再去老人屋里转转,陪父亲谈话。

家人并不告知老人高守杰去世的事。现在,他宁静坐在床上,有时会突然喊道,“守杰、守杰。”

在白叟眼里,他是逆子;而在高凡心中,他是慈父。从小到大,她的衣服开线,都是父亲穿针缝好,鞋子脏了,父亲就会拿去洗擦清洁。跟着高凡长大,这些习惯也未曾转变。

高凡21岁了,在北京读书,周日偶然会回家。因为各自繁忙,一家人时常聚不到一起好好吃顿饭。

赵淑兰有时会陷入回想,她带着女儿坐在昌20路公交车上,陪着丈夫行驶在居庸关的山路上,一圈又一圈,似乎他素来没有分开过。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

上一篇:斯德哥尔摩举办首届汉语文化节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: